来源:公众号SME科技故事

  人类会灭绝吗?对于这个话题,很多人似乎并未打从心底里正视。

  但从演化史来看,我们能有如今的地位掺杂着太多偶然性,而让人类濒临灭绝的危机也时常发生。

  生物学家古尔德就曾说:假如历史重演,人类出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只要提到人种,我们总能首先想起以肤色划分的黄种人、白种人和黑种人。

  但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生物学划分,更多是因为地域、文化和体貌特征进行的粗暴区分。事实上,人类肤色只需要数千年的演化,就足以发生改变。曾有科学家预测,按目前人口流动速率和交配趋势,人类只需五千年就不再有肤色的区别了。

  图中灰色宽箭头表示人口扩张到不同大陆地区期间的主要创始人事件,灰色小箭头表示潜在的迁移路径,KYA是“千年前”之意。
当一小群智人正式离开非洲的过程中,就遭遇过两次人口瓶颈。这可能是为什么非洲人群的遗传多样性往往比其他地方更多的原因。之后人类开始兵分两路进军欧洲和亚洲,另一个“瓶颈”则发生在人类离开东南亚前往澳大利亚的过程。等人类走得更远,成功地穿过白令海峡登陆美洲时人口就更少了,新大陆创始人口的有效规模不过70人。

  无论如何,人类现在已经渡劫成功,但愿其他动物也能一样幸运吧。

  Toba catastrophe theory.Wikipedia

  Ambrose, Stanley H。 (1998)。 “Late Pleistocene human population bottlenecks, volcanic winter, and differentiation of modern humans”。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34 (6): 623–651。 

  Charles Q。 Choi 。Supervolcano Not to Blame for Humanity‘s Near-Extinction.livescience.2013.04.29

  ANNALEE NEWITZ.These early humans survived a supervolcano eruption 74,000 years ago.arstechnica.2018.03.21

  Dennis S。 Weiner,David Jonah, Bonnie Leighley, Martin S。 Dicintio, D。 Holmes Morton, Steven Kopits。(2013)。Orthopaedic manifestations of chondroectodermal dysplasia: the Ellis–van Creveld syndrome.J Child Orthop,7(6): 465–476。

  Sean Kane.The human race once came dangerously close to dying out — here‘s how it changed us.businessinsider.2016.03.19

  Brenna M.Henna, L.L.Cavalli-Sforzaa,Marcus W。 Feldman。(2012)。The great human expansion.PNAS,109 (44) 17758-17764。